您的位置: 菏泽资讯网 > 健康

专访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

发布时间:2019-11-30 10:49:25

专访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

2009年上半年的经济数字仍出现“阴阳天”的情况。

尽管6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财政收入都是正数,同时二季度经济增速接近8%的年预期目标,但是居民消费价格和工业品价格仍为负数,同时工业利润和出口仍呈现负增长的态势。

因此经济到底是否已经走出困境,不同的部门和研究机构给出了不同的结论。在全国人大财经委于7月15、16日对上半年的经济形势讨论时,委员们认为,当前经济回升很大程度上依靠政府的政策推动,内生动力仍然不强,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变发展方式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参加了本次会议的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在近日接受本报专访时也谈了自己对宏观经济形势的诸多意见。贺铿曾担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对数字有自己的综合判断,他于7月22日结束了对地方的经济调研,更有权威的调研支持。

他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只有保持宏观调控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才会让经济走出低谷,“不能强拉上来。如果投资上去,但是消费没有上来,产业结构没有改善,消费率没有提高,那样就很危险了。”他说,因此他表示下半年政策仍需进行微调,在民生和就业两方面多下功夫,提高居民实际收入水平,促进居民消费增长。

而对于当下人们担心的恶性通货膨胀预期,他不以为然。“三个重要的物价指数都是负的,怎么能喊通胀呢?”但令他担心的,却是通胀预期对实体经济、居民心态和资产价格带来的影响,他表示,目前要警惕楼市、股市价格的上涨,“尤其是房地产,有炒作,这很危险,”他说。根据他的测算,这些炒作的资金很大部分来自于国际游资,最近单月流入量可能达到了千亿规模。

应该把问题看得严重些

《21世纪》:二季度的GDP增幅为7.9%,增速接近8%的年目标,能不能说明现在的宏观经济形势已经好转了?

贺铿:上半年经济增速达到7.1%,二季度增速7.9%,是否真正的回暖,我个人的看法是还需要观望。有的经济学家分析说,目前的数字是用钱“堆”出来的,比如上半年有7.37万多亿新增贷款,还有财政发债比较厉害,仅财政部代理发行的就有2000亿元地方政府债,这些都是经济中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

现在有一些数字比较好,是正增长的,有些数字相反的。下半年经济是否能走出困境,现在还是要谨慎。我认为,应该把问题看得更重一点,这比盲目乐观要好得多。

中国的经济还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这需要宏观调控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不能太着急了。当前的经济已经到了底部,不能强拉上来。如果强拉上来,投资上去,但是消费没有上来,产业结构没有改善,消费率没有提高,那样就很危险了。如果我们能够很好的对待这个问题,应该没有再次下降的可能。

《21世纪》:6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就比较好,同比增速为10.7%,能说明工业已经企稳了吗?

贺铿:工业增速是在向上走,其他有关工业的指标并不是太理想,比如工业品价格、工业利润指标、应付未付款等。总之一些与效益相关的指标不是特别好。

财政收入也能说明问题。上半年财政收入整体是负增长,比去年同期减少832.05亿元,下降2.4%。5、6月份单月看财政收入由负转正了,分别增长4.8%、19.6%。但是这个转正不是很稳定,原因是目前的财政收入转正主要是非税收收入增加,税收收入并没有增加。比如上半年企业所得税同比下降13.8%,国内增值税同比下降3%,这说明工业企业各个方面的效益还没有上来。

千亿“热钱”冲击国内楼市、股市

《21世纪》:目前同比的CPI还是负数,但是大宗商品的环比涨的非常厉害,比如钢材和石油。同时6月末M2增长28.46%,达1999年以来新高,这是否会导致通胀发生?

贺铿:现在有人把通胀预期说的挺吓人的。我在人大讨论经济时说过,我不认为近期会出现通货膨胀,尤其不会出现严重的通胀。中国的经济要真正走向健康发展,需要3%到5%的物价上涨,没有这样的适度上涨,经济不可能真正活跃起来。

在的5年当中,物价就是上不来,所以整个发展比较困难一点。温家宝当总理的头5年,价格平均涨幅在2%左右,那个时候经济发展比较配套、协调,各方面增长速度也挺高。

目前在这个情况下不需要担心通货膨胀的问题。通胀预期对于市场影响很大,对经济可能形成非常不好的影响。实际上近期不可能出现通货膨胀,CPI(居民消费价格)是负的,6月份总水平同比下降1.7%。PPI(工业品出厂价格)负的更多,6月份同比下降7.8%。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下降11.2%。,这些都是很厉害的,三个重要的物价指数都是负的,怎么能喊通胀呢?

《21世纪》:但是目前资产价格因为通胀预期上涨很快,比如房地产价格和股票价格,这该如何看待?

贺铿:房地产价格上涨是不正常的,因为这里有通货膨胀预期,有些资金在炒作,还有一些外资看到别的国家经济不行,中国还算是一片好的绿洲,跑到中国来炒。从外汇储备数字来看,1个月有上千亿人民币的外汇占款,这些游资进来冲击了房市和股市。

分析房价有两个东西要注意,一是新房的购买情况很少,二手房购买多一点;第二个就是自住性购买很少,都是所谓投资型的。这暴露说明房地产有炒作,这很危险。

5月份我国货物与服务贸易的净出口还不到1000亿人民币,新增加的外商直接投资不到500亿元,但是5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为2425.65亿元,那还有1000亿从那来的?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说明国外游资进来。所以央行要用一些市场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政策取向不会变,适时微调难免

《21世纪》:6月份新增贷款达到1.5万亿,创建国以来最高,上半年新增贷款也远超去年4.9万亿目标,是否要紧缩一下,调整货币政策?

贺铿:总体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取向肯定不会变,这点总理、副总理都讲了,政策上还是要保证稳定性。但是根据实际情况,下半年肯定要适度调整,这是不需要问的。

上半年人民币各项贷款增加7.37万亿元,同比多增4.92万亿元。下半年还增7.37万亿?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从长期来看货币政策会根据经济情况来调整的,老是一个政策不行。

《21世纪》:今年的新投资增长比较快,而消费率并未快速增加,这是否是个问题,目前国家促进家电下乡等消费政策力度很大,对下半年政策有何建议?

贺铿:上半年的经济主要是由投资带动,下半年在消费上做工作,在改善民生、就业等方面多做工作,以增加居民收入。没有就业和居民收入增长,经济活跃不起来。

家电下乡等工作还需继续做。家电下乡等增加财政补贴,也就100多个亿,补贴没有问题,不会太大增加财政支出,所以家电下乡只能搞好不能搞坏。有些人根据中央财政支出增加较快提出要调整财政政策,作为学术可以研究。调控政策肯定是要微调的,主要是为了更好地改善。

整体而言,下半年的政策应该在民生和就业这两个方面多下功夫,社会保障、医疗等也要加大力度。促进经济增长,最可靠的一点是促进居民消费增长,只有消费增长了,经济才能搞上去。

《21世纪》:你甘肃等地调研,觉得现在基层实际情况如何,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贺铿:各地都有把经济搞好的愿望。比较大的项目上的资金短缺是一直存在的事情。风险我是一直担心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这样的时刻,是尤为重要的。

爬虫
西甲
法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