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资讯网 > 游戏

2年前民主与法制编辑给我的亲笔回信

发布时间:2019-08-24 02:12:50

最近清理书房资料,意外发现一张印有鲜红的 《民主与法制》编辑部 标记的来信:那是 2年前《民主与法制》的编辑同志给我的亲笔信。信中虽然没有编辑的签名,而是盖了一个 《民主与法制》杂志社信访室 的印章 但在那个年代,这就相当于今天的 红头文件 了。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在川东地区一个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从事文秘和调研。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在大学生就像大熊猫稀缺的年代,我这个高中生居然在审判机关专门从事舞文弄墨的职业,成了小有名气的 笔杆子 。

编辑回信中说到的有关 在缓刑考验期间能否享受探亲假 的那件事,现在已没有记忆了,但从编辑回信的内容可以看出,我当时认为《民主与法制》 法律顾问 专栏中所作的 不应该给予享受探亲假 的解答是错误的,所以才写信去 纠错 。那个时候二十多岁,血气方刚,不知好歹,居然胆大妄为把信寄出去了,也不怕从此以后编辑会把自己的稿件打入冷宫。

没想到,我的来信可能被视为申诉告状材料,划入了 信访 类别,转到了 信访室 负责。负责处理信访的编辑不仅很负责,还很大度,没有恼羞成怒,还主动给我回信。明确告诉我在 法律顾问 作出解答之前询问过上海市劳动局该项规定是否全国适用,并将对方 据称 的意见(根据中央有关精神制定)也告诉我了。因此,我作为《民主与法制》的读者和作者,在及时获得解答的同时,也从那位至今都不知名的信访编辑简短的回复中学到了严谨的办事作风和为人作嫁衣裳的蜡烛精神。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报刊记者和编辑在公众的心目中是很崇高伟大的!特别是对于作者而言,当费尽心血的一篇文章完成并邮寄出去后,就开始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作品能见报(刊)。那个时候绝大多数的报刊还没有诸如 来稿一律不退,请自留底稿。三个月内未接采用通知者,可自行处理 之类冷冰冰的启事(通常为打印件)。可往往的结果是音信俱无,稿件生死未卜。一方面,投稿者对能否被采用心里没底;另一方面,在没有得到确切信息之前又不敢另行投稿,否则就违背了 不得一稿多投 的禁令。这种矛盾的心理,作为过来人,我是太清楚不过了。

想不到,几年后,我调到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也成了机关刊物《四川审判》的一名编辑。虽然是内部刊物,但在法院系统乃至政法部门和政法院校却小有名气(下到基层法院采访或搞调研时,认识不认识的都叫我 罗编 )。也许由于在此之前我经历了相当多的投稿石沉大海、信件无人理睬、电话无人接听的冷遇,也享受到素不相识的《民主与法制》编辑认真负责公函回复的殊荣,所以对《四川审判》杂志的作者来稿、读者来信都非常重视,逐一登记、逐一回复。几十年过去了,至今还有当年的一些作者读者、后来的院庭长与我见面时,都对曾经收到我以编辑部名义发出的收稿、用稿、改稿的 公函 记忆犹新,并引以为荣!因为那时没有电脑,这些 公函 我都是手写,为提高效率,字就写得很潦草。但下面这些作者和读者都善意地恭维我这些文字是难得的 硬笔书法 要好好珍藏!我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并没有沾沾自喜,利令智昏。现在我在想,只要我能在公函中把事情说清楚了而且能够看得明白(可能个别字句要猜才明白),也就问心无愧了。

(本文作者系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第八编辑部主任)

不孕不育症状和治疗
镇江哪整形美容医院好
葫芦岛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