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资讯网 > 美食

灵农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最艰难的一战

发布时间:2019-09-25 17:09:52

灵农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最艰难的一战

张地定睛一看,不禁大惊道:“是你,白大师!”

只见对面之人身穿皱皱巴巴的衣袍,身上背着一个大酒葫芦,乃是个醉眼迷离的小老头,却不是鸿利商盟的白大师是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若说在整个大赛中,张地最忌惮的,就是这位白大师了。

白大师技艺精湛,手段多样,这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此人怀着杀己之心,而且还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若是不能应对得当,真有可能坏了自己的大事啊!

听张地叫破自己身份,白大师那双迷离的醉眼中忽然精光一s,传音喝道:“小子,只管比赛,废话少说!这一场比赛你若不能过关,便是你殒命之地!”说罢,便径直从石桌上拿起玉简,贴在额头上开始查看起来。

张地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要让我殒命于此?他要如何下手?”忽然有了不好的感觉。

但转念又一想,对方虽然是筑基后期修为,可自己也不差啊,已是炼气九层,又有符宝和神秘天书作为底牌,真要是*急眼了,就算自己殒命也得狠狠咬上一口。

更何况,筑基期修士不得参加预赛和复赛,对方应该会隐藏实力,最多拿出炼气期巅峰的水准而已,那自己就更加不怕了。

想到这里,张地心中大定,冷哼一声,也将玉简拿起,贴在额头上开始查看。

没等张地看完,白大师已是将玉简放下,冷冷地说了句:“小子,你输了!”转身就进了里面的灵田内,站定在地头,双目神光扫视,已是准备要着手开始了。

张地才刚看了个开头,白大师这么快就开始了,让他心里也是有些焦躁,赶紧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心道:“不论你如何,相信自己,才有获胜的希望!”

登时心意平和。按照自己的节奏将任务仔细看完,原来是要在三品灵田中除虫,不由得心意一喜,除虫可是自己的强项,大不了将玄铁剑诀用出。还有甚么虫害不能杀灭的?

立时心中信心大涨,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放下玉简,快步走进了属于自己的一方灵田。

对面的白大师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小子,我要开始了,你自求多福吧!”话音刚落,口中便念念有词,十根手指平伸开来,指端金光涌动。

忽然之间。嗤的一声,一道细如发丝的金光s出,准确地钻入一株灵谷中,将其炸得浑身一颤,一股白烟袅袅冒出。

“什么?锐金诀?”张地猛吃一惊,如此厉害的锐金诀,已经达到跟自己一个水准了,不过筑基期修士不得参加预赛和复赛,对方应该是将修为压低在炼气期而已,相信他真正的实力要比这个还要厉害许多。

见张地吃惊。白大师只是嘴角一翘,冷哼一声,忽然右手五指轮动。

嗤嗤嗤嗤嗤!

一连五道金光s出,连续击中五株灵谷。将之炸得都是一颤,五道白烟缓缓冒出。

“五指连发!”这下张地可真是大吃一惊了,如此手法要求对锐金诀的掌握必须达到驾轻就熟的地步,还需要极为精纯的法力,以及强大的神念作为支撑,虽然威力不大。可是难度太高了,就凭这一手张地就知道自己及不上对方了,起码要差上两三个层次。

“难道……这便是筑基后期的实力?难道……我真得要输……不,殒命于此吗?”

“不,不会的,父亲母亲在等着我搭救,还有二伯,还有父老乡亲们,还有我的田儿师妹……你们,你们都在哪儿啊?”

张地心中发出一声声嘶吼,抬起头来,双目已是变得血红

灵农传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最艰难的一战

,一股凛冽的杀气狠狠地冲击向白大师。

“哦?这小子,哼!要拼命了么?”白大师看了张地一眼,仍旧冷冷地一哼,忽然左手五指也轮动起来。

嗤嗤嗤嗤嗤!

又是五道金光s出,将另外五株灵谷中的虫害也给灭杀了。

一共五十余株灵谷,这一口气就清除了十余株,只要再来这么四五下,那这片灵田就算清除干净了。

张地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还没有用神念扫视完这片灵田呢,而对方已经清除了五分之一了。

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上他的心头,赶紧用神念来回扫视了一下灵田的尽头,只见那里是一道薄薄的透明禁制,将双方灵田分割开来,这样彼此的比赛中释放的手段不会影响到对方。

“这禁制……似乎……”张地两眼闪烁地打量着,终于一咬牙,“好!就这么办!胜败在此一举!”

他急速地行动起来,从储物袋中取出阵法令旗,一边丈量着,一边在靠近禁制的灵田中c上,一共c了三个阵旗后,又去灵田中c放。

“什么?这小子要做什么?难道他懂阵法?”对面的白大师一看到这一幕,不禁眉头一皱,手中的动作也暂时停了下来。

云端上,众位金丹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他们都看出来了白大师实力极高,乃是整个灵谷大赛中前三名的水准,一定是一个隐藏实力来参赛的高手。

这一战丁八十八凶多吉少,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大家都不认为他能赢。

可是这丁八十八忽然掏出阵旗,这么东一c西一c,让胜负的天平再次倾斜,金丹修士中有钻研阵法的,此时也嘀咕起来,猜测到底要布一个甚么驱虫的阵法来?

周老祖目睹这一切,深邃的目光忽然闪烁起来,袍袖一挥道:“这场比赛不对外传送,只允许我自己观看!”

属于元婴期的强大神念释放出去,将无量仙塔的阵法禁制一触及,顿时将张地所处那气泡空间的影像传送给屏蔽了,便是在场的金丹修士也只能看到白蒙蒙的一片,虽然心下不满,却也不敢发作出来。

澹台清云却不受影响,依然能够看到比赛的情形,诧异传音:“老祖你……”

“张地此人若是借助阵法反败为胜,他便是这灵谷大赛中最有潜质之人,我担心他会遭受他人忌惮,尤其一些潜伏的天魔j细,必然会对如此新秀下毒手!我不想他还没成长起来,便夭折了!”周老祖严肃地传音道。

顿了顿,又道:“至于那古怪小老头,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鸿利商盟的白大师。此人我曾邀请他来助我培育高阶灵谷,却总是推三阻四的。哼!不是个好人!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张狂的样子。”

澹台清云小嘴一撇,轻笑一声,说道:“怕是老祖看上了张地吧?”

“哼!本老祖看上了谁,你小妮子没资格管吧?”周老祖怪眼一翻,“再说了,张地可是你门下后辈,本老祖看上了,自然会有你的好处!”

赛场上,几十万观众大声喧哗,方才一块传送张地比赛情形的水晶忽然黑掉了,大家正看到兴头上,自然不乐意了。

人群中,姜妍一袭青衣,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双眼眸中却隐隐闪烁着忧色。

“张地啊张地,白大师丝毫没有留手,你可要怎生化解?”未完待续。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挂号费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网上挂号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挂号费吗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挂号费多少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要挂号费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