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资讯网 > 美食

江南小说桂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6:44

那年,村里的桂花开得特别多,满村满野都是桂花香,沁着人的心脾。就是这个时节,是一个风清月朗的晚上,六婶生了个女孩。  六叔从外面回来了,看着女儿睡梦中甜甜的一笑,心头一喜,说:“瞧这甜丫头,咋这么清秀。外头桂花这么香,就叫桂秀吧。”  桂秀快三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高烧不退。起先六叔六婶也没在意,想着兴许是白日里着了凉,乡下娃子,哪那么娇贵,喂点姜汤,捂一宿兴许就没事了。可是直到第三天早上,高烧也不见退。六婶想起昨天一整天也没见孩子翻过身子,两口子这才急了,急急火火地把孩子抱到了县里医院。医生诊断说是得了小儿麻痹症,这病可不好医哩!再好不过也要残了一条腿。六叔六婶摇着头、叹着气,却也只能无奈地说:“医吧!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呢!”就这样,两口子背着桂秀,开始了多年的求医生涯。可是,造化弄人,老天爷还是让这么一个端正秀丽的女孩终生与拐杖做伴。  桂秀聪明。  上学的时候,桂秀写得一手好字,门门功课都考优秀。老师们都说:“可惜了,这么个丫头,多么乖巧可人!”考高中的时候,桂秀在分数上倒没有落榜。可是,那会儿还在文革时期,上高中不只要分数,还要被推荐到才行。有人说桂秀家族里识字的人多,况且是个瘸子,书念得再多又能咋的。于是,桂秀就没能上高中。那晚,六叔六婶陪着桂秀哭了一宿。  村里办了家皮鞋厂。桂秀对爹妈说:“我在家也是闲着,去学做皮鞋吧。”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打小这孩子就没在什么事上服过输,只要是她想干的事一准能干好。“成啊!”老两口于是找到了大队支书,把桂秀送进了厂里。教桂秀的宝登叔是六叔的挚交兄弟,自然把桂秀当作自家女儿看待。师傅用心教,徒弟用心学,不到半年的功夫,桂秀就提前出师了。  桂秀手艺精,人缘也好。念书时候那帮背她过河去学堂,打猪草时帮她挎篮子的姐妹们都进了厂子,跟着桂秀学手艺。在班上是师徒,下了班,依旧是好姐妹。姑娘们用新买来的自行车推着她去赶集。夏天的夜晚,乘着月色,又用自行车推她去看电影。散场归来,怀揣着美丽的梦想,分享着内心的秘密,年轻的姑娘们把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洒满归途……  欢乐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一晃而过。姑娘们的手艺日益精湛了,可是,厂子的效益却在日渐滑坡。由于交通不便,消息闭塞,做出来的皮鞋送到城里去,咦呀!早过时了!偏远的乡村哪里跟得上大都市日新月异的变化节奏,很快厂子就办不下去了。  于是,很多人都出去另谋生路了,姐妹们也一样。她们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背起行囊到省城去闯荡了。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只要是肯凭着一双手苦干,总能在这个城市找到出路的。姑娘们终于站稳了脚:她们找到了一家皮鞋厂,也就是稍微露了那么几手,老板就把她们全招了下来。“好手艺!”老板赞叹着。于是,姐妹们一合计,就给桂秀捎来了信:“……你来吧!我们的手艺尚且能够得到老板的赞赏,你如果能来,老板怕不是要让你做技术当家的了?生活不方便又咋啦?不还有我们呢吗?你来吧,你快些来!……”  乡村的夜晚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几声狗叫,再没有其他动静。月已中天。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照了进来,照进这个曾经洒满了多少青春的欢笑的小屋里,照在那封洒满了娟秀字迹的来信上。信,桂秀已经读过好几遍了。每读一遍的时候,桂秀都好像已经置身于那个有着无限机会,能让她实现梦想的繁华的城市中了。可是,回归现实以后,桂秀又不得不面对自己那条残腿和那根形影不离的拐杖。那根拐杖,像是一条无法逾越的壕沟,阻挡着她向那座城市迈进。  隔壁,传来六婶的叹息声。桂秀知道妈还没有睡。妈白天说的话又在耳边响起:“秀啊,别做那梦了。十里洋场,哪是你去的地方?爹妈不在身边,虽说有春娟她们,可是,她们不也是弱女子吗?唉!瞧你一身单薄,打小没离开过我们。若是真的一去,想那城里一定比不得咱屯子,好人多,坏人一定也不少。就是健健康康的闺女还怕有个闪失,何况你呢?咱不稀罕那钱,咱就图有个安身日子。姑娘啊,你已经这样了,哪还经得起再有什么闪失?”桂秀想,妈是对的。外面花花世界,鱼龙混杂。灯红酒绿的柏油马路哪里是一个拐子走得来的?打开床头的那只樟木箱子,桂秀把这封信锁了进去。  春暖花开的时候,桂秀的家里贴上了红双喜。六叔六婶怕桂秀到婆家受气,就招了东村留登家的二栓子做了上门女婿。这二栓子是六叔六婶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待人实诚。十八岁那年下了学就跟在六叔后面学了篾匠。打那时起六叔就起了心要招他做女婿,所以六叔把一身手艺全教给了他。小伙子灵巧,没多少时手艺就超过了师傅。编个什么竹篓篮子的,拿到集市上去,半晌功夫就被人抢光了。  自打和桂秀成婚以后,全家的大部分收入全指在翁婿两人的篾匠手艺上了。偶尔,六婶也从镇上拿点零工回来和桂秀一块做,贴补贴补家用。  庄户人家开支不大,日子还能过得去。只是桂秀骨子里头总透着一股子干劲。家里田里除却推车挑担,没有她不会的。桂秀炒的菜香,就连隔了两三家的华田婶都能循着香味儿来尝尝鲜。桂秀的毛衣打得好,城里的姐妹捎几两毛线回来,不用几个晚上,桂秀就能织出一件式样最新颖的蝴蝶衫出来。给好友捎过去,穿在小姑娘的身上,幼儿园的阿姨就追着问这衣服哪儿买的。许是遗传了六婶的快手脚,就连下地割麦,桂秀一边割一边向前挪动坐着的小板凳也比别人慢不到哪儿去。六婶心疼的时候就劝:“家里两个大劳力,还要你干?”“妈,爹不老了吗?还能老指望他?现在不学着点儿,赶明儿您二老不能动了,让我一下子就接担子,我可应付不了。您二老为我累了一辈子,老了老了还不兴让我孝顺孝顺?”六婶无奈,只好由她去洗衣扫除、打稻收瓜。哎,谁让她生了这么个倔闺女呢?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桂秀的儿子挺争气,考上了县重点高中。现在不比从前,家家都在抓孩子的学习。越来越多的人家宁可撂下田里的活不干也要到城里去伺侯孩子上学。月华捎来了话:“桂秀,我这儿房子大,就靠在学校边儿上。你住到我家来吧,我把一楼那两间朝南的房间借给你。来吧,别误了孩子。”桂秀本不想给月华添麻烦,可是想到不能耽误孩子的前程,想想还是去了。  月华家附件伺侯孩子上学的可不止桂秀一个。只是没多久这些在乡下过惯了谨慎日子的女人们都找到了零活儿干,有到小成衣作坊踩缝纫机的,有到人家去做钟点保姆的,辛辛苦苦换来几个钱,娘儿们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桂秀想,同是持家的女人,在村里她输给过哪个?可这进了城,自己仿佛成了废人。毕竟是多年的好姐妹,桂秀的心思月华还不知道?她说:“急啥?你这么能干,还怕找不到适合你的事?”桂秀淡淡一笑。  没事的时候,月华常把桂秀带到街子上去逛逛。步行街的尽头有一家绢花店。老板娘为人和气,因为见面的次数多了,时常也会打个招呼。这天两人逛累了,走到绢花店门口的时候,桂秀说:“歇会儿吧。”于是两人就在老板娘的招呼下坐进了店里。两人坐在凳子上歇着,老板娘一边与她们聊,一边手里却没闲着,说是要赶一个客户的货。看着老板娘几朵绢花做下来,桂秀已经看出门道了。拿起一堆材料,学着老板娘刚才的样儿,不多会儿,桂秀就也做出了一朵花儿。递给老板娘看,老板娘一阵惊喜:“到我这儿帮忙吧,我正缺人手呢!”于是,桂秀就留了下来。  要说桂秀的心灵手巧依旧不减当年。个把月的工夫,不仅学会了老板娘的悉数本领,自己还琢磨出了许多新的式样。这下店里的生意更红火了。生意大了,忙不过来,为了不耽误孩子,桂秀就把活儿带回家去。周围的女人们闲来无事的时候就跟桂秀学学,学会了就帮桂秀做几朵。做的人多了,自然就快了。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客户的订单,店里有了诚信,生意就更大了,规模也跟着扩大了,绢花店变成了绢花坊。  三年的功夫一晃过去了,儿子考到省城大学里去了,桂秀也该回村了。老板娘再三挽留:“你真舍得啊?这坊里有你大半功劳哩。”“舍不得又能咋样?爹妈年岁大了,总不能把两个老人扔给孩子他爹一个人吧?”桂秀笑笑,似有些不舍。  桂秀回村以后也开了家绢花坊,是老板娘的主意。桂秀问:“你不怕我抢你生意啊?”“瞧你这人!咱也处了三年了。要不是你,咱有那坊子吗?你呀!就缺了条腿。要论心善、好强、能干,哪个赶和你比?没啥能帮你的,就帮你把这坊子开起来,权当是谢你呗!”  桂秀的坊子开张了,招来的是同村的几个不太富裕的相熟的女人。因为有老客户的关系,虽是在村里,桂秀的生意倒也红火,甚至有时推一些生意给城里的老板娘。客户说桂秀的绢花品种多、做工精巧,而且交货及时,有诚信。老板娘说桂秀做生意时还能想着别人,心善。坊子里的女人们说桂秀实诚,心理老装着别人,见谁有难处都要帮一把。桂秀说:“哎!缺了一条腿呢,总是别人帮着,就不兴有个回报?”  想想六叔没啥文化,咋给女儿起了个这么好的名字呢?桂秀,多像一朵小小的桂花,那么不起眼,没有华贵,没有娇媚,但也没有自卑自弃,尽着自己的一份力量,给人间带来阵阵清香…… 共 35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无法勃起是那些因素造成的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