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资讯网 > 美食

火把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59:47

月亮爬起来了。  今夜的月,细得像团扇上扇面美人的眉;月光很清,淡淡的样子,清得像那美人的眸子,却是挡不住的眉尖若蹙。月光洒向连绵起伏的小山丘,只看得见凸凸凹凹山的轮廓,每座小山都像古刹里的百年大钟一样沉重。整个世界黑黢黢的,只有山下的小房子里发出微弱的光,扑闪扑闪的,像极了星星的小眼睛。  房子是一所农村常见的小茅草屋,房屋由正屋和两间偏房组合而成,房顶乌黑的茅草早已泄露了房子古老的秘密,只有最右边的房子的草还留有棕黄的颜色。灯光是从最右边的房子里发出来的,透过跳跃的灯光,依稀看得见房里半新的印着鸳鸯戏水的大红衣柜,衣柜上的红漆小箱子,铺着白色帐幔的红漆大木床,床上是半新不旧的大红被子。床边悬挂的小摇篮里,婴儿已经睡熟了,摇篮旁是孩子的母亲,床头柜上小煤油灯的灯光照在她脸上,看得出她的年轻貌美,尽管她的脸带着沧桑又带有怒色,尽管她的眼神深邃而幽怨。此刻的她,正在把废旧的衣服裁成布条,她拿起剪刀用力剪出一个小口,再用力一拉,布条便活生生脱离了衣服。她的旁边放着已准备好的小木棍——她在做火把,很多很多火把。  今天她是决意要走了。想想她嫁入他家已近两年,这两年里她经历了人世间最大的冷暖,感受到的是比死更可怕地世态炎凉,她一点也不幸福,一点也不。她刚来不久他们就分了家,她和他得到的只有一亩三分薄地四把旧椅子,两件小茅屋,只是这样,嫂嫂也不满意,天天来闹说爹娘偏心分给她的东西多,她要是略有回嘴,嫂嫂就要天天在门口搬着凳子骂。若果她反驳了,她还要挑唆哥哥趁他不在的时候来欺负她。而这些,她那狠心的公公婆婆不仅不管不问,反而派她的不是,对于她没在丝毫怜爱。婆婆苛刻吝啬,那日她不过是摘了几颗婆婆田里熟透的花椒,婆婆还来讨了回去。其实这倒也罢了,最让痛心的还是他,那个她曾经为她疯狂地他,那个她爱到骨子里的他。  他——他——想到他,她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思绪百转千回。遇见他的时候她还是个15岁的少女,扎两条大辫子,不懂情为何物。他们是在田大爷的喜宴上遇见的,那时候他去舅舅家玩,刚好遇到田大爷家得了孙子,她也去凑热闹,还在那帮忙给客人盛饭。她在饭桌上遇见了他,听那里的姑娘们说他是外乡人,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石匠,专攻石磨和立碑篆字,有一手好活。当时的她只是瞥了他两眼,并没有记忆太多。再次遇见他是三年后,那时候他帮哥哥家打造石磨,她每天都听得到他的铁钻子敲打在石头上的清脆响声,清晨她拿着菜刀在小溪边磨刀,他也在不远处看着她。年轻的他们很容易就走到一起,他告诉她,这三年他走了很多乡镇,一直在寻找她,从他见她第一眼,就想把她娶回家。他许她承诺,他给她温暖的未来,他告诉她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受苦,一辈子都不会让她不幸福。她就那样的,在母亲和哥哥的极力反对下跟了他,跟了他到几百里外的一个乡镇,一个她从来没有去过的乡镇。出嫁那天母亲哭的很伤心,她知道,她怕她因为没有亲人在身边而受委屈,她怕她不幸福。可是有他,她一切都不怕。  可是现在呢?现在呢?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他,对于她所受的委屈,他从来不当回事,他甚至厌烦她每天对他说那些琐碎的事情。她每天清早起床,到隔几里地的水井去挑三担水,把水缸装满;然后做好早饭,叫醒睡到日晒三杆的他。吃完饭洗好碗,做完家务,在去田间和他一起干农活,去的晚了,他还要骂她是懒婆娘,吃白食,甚至对她拳脚相向。那些当初的承诺早已不知去向,她永远再找不到它们了。今天早上他又骂了她,她忍不住和他大吵起来,却只激起他更大的愤怒,他一把揪过她的头发,把她按倒在地上,拳头就那么无情的落下来,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只有冷,从心底里蔓延而出的冷,她的世界瞬息结成冰。他怒气冲冲的走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她恨自己,怎么就信了男人的鬼话,怎么没有听妈妈的话,怎么没有选择那些比他家境好很多比他优秀很多的男人;她更恨他,是他把她带入了无尽深渊,是他毁灭了她所有的梦想,是他让她的生活这么苦,这么苦......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一张张丑恶的嘴脸,嫂嫂一张一合的嘴唇,公公瞪起的眼珠,婆婆挥舞的手指,哥哥罪恶的手,三姑六婆阴阳怪气的笑容,还有他——他的拳头,他的怒吼,他的种种劣迹......她的手更用力了,她抓起布条,一条条绑在木棍顶端,一层层绕好。  火把成了。这一切都将结束了。是的,这房,这床,这家具,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在火光里消逝,连同她所有的爱,和所有的恨。然后她就解脱了......她要走,去天涯海角,去没有人认识她的陌生城市,去开始她的新生活,自由自在的新生活。而他,将会失去一切,这是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好吧,结束吧!!她把火把浸泡在大大的煤油桶里,然后把火把搬到院子中央。她掏出一盒火柴,拿出一根——马上要结束了——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在很多人都在熟睡的夜。点吧,燃烧吧,这罪恶的生活!她划燃火柴——  这时她听见了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声音穿过漆黑的夜空,整个世界只剩下他的哭,每一声都是锋利的刀子,划在她的心脏。  “我的孩子......”她扔下火把冲进房间,抱起他,她吻他,他的泪和她的泪融合在一起,这是她的宝贝呀,她怎么可以丢下她!怎么可以丢下他!她和他一起哭着,一起哭着,要把整个肠子哭断了一般。  “小孽障。”她嘀咕着,抱起他,把火把一根根扔向荒弃的草丛里。“孩子,我的宝贝,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妈妈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她想着,像跟谁赌气似的,抱紧怀里的小孩,转过身,步伐坚定而有力的朝着房门走去。她抱着他,感觉他就像是举着的火把,燃烧着她的胸口,照亮了她未来的路。    后记  这篇文章记录的是真实的故事,是母亲讲述给我的,也是我和母亲之间的秘密。好在现在的母亲,再不用受那么多苦了。一直都想要写身边的人,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一部传奇,只是一来时间有限,二来文笔欠佳,可是我愿意记录他们的人生,记录最纯真朴实的生活。那些可怜可叹可惜可悲的故事,那些历尽生活万千的劳苦大众,让我看到的是鲜活的生命,在用自己的力量去迎接命运的挑战,这是多么令人折服的事情。有生之年,能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一二,也算是表达了我对这些普通人的无上崇敬,了却了我想为他们写下些什么的心愿。 共 25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